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领馆动态 >
深圳公用事业善用“香港因素”推动社会服务创新
发布日期:2021-11-08 19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作为基本民生问题,医疗、教育、公交等“涉公”事业如何发展?“公益”与“可持续”之间如何两全?创办香港大学深圳医院,把“香港因素”引入医疗体系,就是期望从中找寻出可供公立医院改革的“样本”。

 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昨天正式挂牌成立。在深圳公用事业的谱系上,又多了一例“香港因素”。

  此前,深圳公交、地铁、教育等领域,“香港因素”已然“登堂入室”,虽然存在磨合期,但在客观上改进了深圳公用事业的质量,也扩大了深圳社会服务的供给。事实再次证明,毗邻香港是深圳一大优势,对“香港因素”善加运用,不仅可以让经济部门提高效率,社会部门同样可以从中受益。

  眼下,社会管理体制改革成为人们关注焦点。显然,我们并非为了改革而改革,改革的着眼点在于,释放社会部门活力,使之在社会服务体系中发挥应有作用。然而长期以来,这类部门要么统得太死,缺少必要良性竞争;要么偏离“公益优先”,坠入利润最大化的泥淖。

  作为基本民生问题,医疗、教育、公交等“涉公”事业如何发展?“公益”与“可持续”之间如何两全?创办香港大学深圳医院,把“香港因素”引入医疗体系,就是期望从中找寻出可供公立医院改革的“样本”。

 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的组织架构令人耳目一新。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,董事会成员由深港两地分别派员组成,董事会成员全部兼职不授薪,董事长由深圳市政府委派。监事会分别由深港双方推荐,且全部兼职。管理团队经董事会通过并聘任,院长由港方推荐医学专业人士担任,常务副院长由深圳方推荐。董事会、监事会、管理团队“三权分立”。总体来看,董事会处于决策地位;管理团队,决定着实际的运行质量和价值目标;监事会监督相关职务行为。这种组织架构,从投资、监督、管理等各个环节体现了多元化,目的在于确保医院的运行不偏离“公益优先”的轨道。

  在传统的公立医院里,炒掉一名员工比什么都难。这也是其他社会事业单位改革的一大通病。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从一开始就实行全员聘任、以岗定酬、岗变酬变,这就从根本上破解了“人先于岗”的困局,确保了员工按岗位和业绩流动,激活员工的创造性、责任感。

  社会服务如何创造和提供?社会部门如何可持续发展?这类非赢利性组织,必须既不同于政府作为绝对主体的“公共服务”,又不同于以赢利为首要目标的企业,而是要科学设计科层制度,使这类组织从结构到功能各环节,与其社会服务的目标相一致。这或许是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给我们最大的启示。